世代流传的民间风水札记

2019-04-03 11:34

  天开地辟,山峙川流。二气妙运于其间,一理并行而不悖。气当观其融结,理必达于精微。由智士之讲求,岂愚夫之臆度。

  自从开天劈地以来,山以居高之势屈起,水以低洼而流,会成川,纵观山水之形成之根源,山以脉牵连而生成,水以络织交流而会聚,阴阳二气生成之奥妙在于山水间,阴阳生成虽源于同一理,二者却相互存在,却又不排斥,水为阳体可以化气,山为阴体可以潜藏,脉和气交会,应当首先观交融结合,山水本源之理源本于此,但贯通起来务必要精通于此义,这是山水精微所在。气交会,应当首先观交融结合,山水本源之理源本于此,但贯通起来务必要精通于此义,这是山水精微所在。

  体赋于人者,有百骸九窍。形著于地者,有万水千山。自本自根,或隐或显。胎息孕育,神变化以无穷。生旺体囚,机运而不息。地灵人杰,气化形生。熟云微妙而难明,谁谓茫昧而不信。

  天地之灵,体现在赋于人,那么人便有百骸而开九窍。而造形于地理,则有万水千山。无论是本无论是根,或是隐藏或者显现。胎息孕育着元神,其变化奥妙无穷无尽。生旺休囚之玄机,随山水游动而不断之变化因山水的变化而造就了地灵,因为地灵而造就了人上之人,无论是地或人都是由气的变化而生成形而有体。虽然说山水生成微妙而难以解释明白,谁又能讲山水茫昧而不可相信。

  风水留题蕴藏玄机留题之意是参观或游览时写下观感、意见等,历代风水大师所作的风水留题(有时也称钤记),留下的风水玄机,让后人研读不已,也让企求丁财贵的众生,不惜财力雇请风水师根据留题所提供的线索,寻找风水宝地。肚子有点墨水的民间地师也纷纷效仿风水宗师喜欢舞文弄墨赋诗留题,其实不少是随意编的顺口溜。

  一般古代风水大师只要有条件,往往会云游四方,阅山川奇观,观造化玄妙,审祸福凶吉。他们又是饱学之士,喜欢有感而发,激情之下往往赋诗,风水史料中不少留题就是此类赋诗。

  历史上曾文辿将全家迁往三僚村定居时,杨公特地为他择址定向,并作了一份地钤记流传至今:“僚溪山水不易观,四畔好山峦;甲上罗经山顶起,西北帘幕应;南方天马水流东,仙客朝拜中;出土蜈蚣艮寅向十代年中官职旺;今卜此地为尔居,代代拜皇都;初代钱粮不兴大,只因丑戌相刑害;中年富贵发如雷,甲木水栽培;兔马生人多富贵,犬子居翰位;今钳此记付文辿,三十八代官职显”。明清以来,曾氏后裔人文蔚起,出了许多人才。据说海外的风水考察团来到三僚,都会拿着这份钤记,寻找其中的“天马水”、“出土蜈蚣”、“罗经山”和“甲木水”,以解读杨公留题背后的风水玄机。

  再就是,乐安流坑人董氏的坟头,请“杨地仙”卜定,并由此而决定了董氏世代富贵的命运。元至顺(1330-1332)年间,虞集为董氏撰写的《秋祀祠堂祀》,就明确提道:“乐安董氏,自唐末五代时善相地者杨筠松、曾文辿连得四吉地,以葬其父子妇姑,四墓下子孙蕃衍富厚又多科第仕宦……。董氏宗族置祠于里,岁九月,四墓下子孙长幼老少毕集,……凡四墓下之后者,与殁而无后者,皆以次而为之序,不忘杨曾二人之功,亦得预食。”

  所谓“四吉地’,即一、二世祖、妣的坟地,因而董氏后人又被称为“四墓下子孙”。看重相地对董氏一族蕃衍发展的意义,由此可见一斑。万历族谱中,这两对夫妇的墓图被称为“四仙踪地图”,并留有据说是杨筠松卜地时的“箝语”。其中典型的如二世祖葬地“富原山金钗形”钤记:

  记中提到的“曾仙”是民间传说颇广的另一位堪舆家就是我们曾氏祖先曾文辿,据说也到过流坑,并为二世祖葬地也留下钤记:

  凡风水家语,往往都有些常人不懂之处,以显其幽深玄远,奥不可测但其中浅显的世俗语言,事关荣华富贵,子孙兴旺的词句却被后人世代流传。流坑人对杨、曾二位“地仙”都是感激的,但更推崇杨筠松,尤其是他为二世祖妣邓氏相地钤记的最后两句,广为流传:

  这两句后来又传为“只要水流庚,万年好流坑”,更为通俗。庚,西向,在此指一条南来而折向西北的乌江。只要此水长流,就有不尽财富,源源而来。

  流坑村自其东南而来的乌江之水至村东北角为何会转西而流?据说,首先有“瑶石”挡江,再有白茅洲护岸集流之故,维持江水对村环抱之势,被认为与其村庄的兴盛长久有密切的关系。杨公所言:“五百年中犹解败,辛戍水流大,若见水流庚,依旧好流坑”。后来的历史发展进程证明了杨公所言极其富有先见之明。

  两宋极其兴盛的董氏大家族,到了元代就日渐衰落下去,并遭到草寇的杀害,以致村人流散,村野荒凉。因为据说是因元代白茅洲被洪水冲毁之故。入明之后,此洲又得到培蓄维护,林木复生,江水又复集西流董氏又渐渐兴旺起来。杨公所言至洲被洪水冲毁

  正恰好相距五百年左右时间。而江水复集西流,董氏复盛又应了“若见水流庚,依旧好流坑”之语。后来这两句话又传为“只要水流庚,万年好流坑”。董氏后裔对杨公极度推崇,充分肯定了“水流庚”与流坑富贵的重要关联,因此视白茅洲为维系流坑人的财富的生命线来加以保护

  正直有良知的风水师自感身上肩负“替天行道”的重任,他们有济世利民的抱负,踏访遍勘,追龙寻穴,在实践中悉心而有目标地选择一些山川地貌好、生气充郁的州县,然后以秘记(钤记)、留题等形式流传下来。目的是一方面可为当朝以“风水”的独特方式多培育出一些人才护国安邦,同时也可为世间多开发些钟灵之气,旺我大中华人才的风水宝地。风水师也自然在此过程中获得一种“修功积德”的果报。他们生前踏勘后留下的秘记、留题等传于民间,一直为风水后学者奉为至宝。

  龙之为灵特超,星之为光不不朽;纵横照耀,二十八宿列九天,起伏恢宏,七十二山分奔走。天光下降方隅,地德上乘培厚。脉落循环数百里,透岑容独论尊卑;奇峦峻拨万千峰,列土木金分左右。观龙楼之宝殿,惟仰南山;考星体之钟灵,居然金斗。心极溯洄之望,每切秋三;欲登太岳之高,难逢重九。原夫祖之所由起者,容山天堂,浑浑噩噩;土柱崇雄,石鹅起伏。娑婆顶为中峰,灯檠石为照烛。大象宿于中傍仙鹤飞夫常属。蜂腰渡峡,曰月拱扶;鼓角维护,枪旗并蓄。罗列三枝,中标双玉。睹峰恋之叠叠,,千山悉是奔随;验江汉之茫茫,万水咸归入局。横敷直递,观其势者甚威雄;左旋右轴,玩其形者真委曲。静观美穴莲花,精微深入。蝉翼双披,虾须两集。御屏屹坚其间,荷笔卓秀立,扳金腰之玉带,一画连环;占翰苑之雕梁,丹灶雄岌。远观则穴起无情,近观则山家拱揖。幸形神之毕聚,品格出乎万千;巧象呈祥,声价高居倍十。是则明堂广阔,阳光星列盘桓;局度宽宏,帝座公车峻拨只有诸沙,并无一杀。两边尽是包罗,四面咸来观察。天马镇自乾离,北斗重楼合法。拟左施之飘渺;仙人讵敢尽当;论右绕之萦回,苑客难称巧结。罗位收自近关,猪牙骥北总压。布金箱之蕴,不但宝三;陈玉石之能,有同簋八。若是乎地既灵于其前,人必杰乎厥后。斯兴发之无疆,享荣隆之悠久。富比石崇,贵仍韩柳。诰轴文星面对,他年金榜题名;云天锦帐频敷,异曰斗称福厚。嗟乎地产精英,鬼神获守。纵有慧眼之明,难默遭逢之偶。是为山家择主,断然福自天来;倘教地府佑人决非事成矫扭。

  风水名师戴锡伦留题大地广东罗定铜罗金钟,题中词句也充满着为有德之人择风水宝地的替天行道精神。留题如下:

  尝观嶽渎精灵兮,钟天地之奇。山川秀丽兮,实富贵之基,即瀧喉之壹山。其祖宗原夫大营,步行佈木火。祖宗高起廉贞,视履端壮兮。自龍鬓而往,摇洩多姿。由雲作而行,起木火於中伙托盤。形如参天鎮地,顿间星於葵扇。势如弄月托星,渡峡中脉。或获泉滴水盈,再起蜂腰。重重数莭,捲簾殿試。叠叠数层。脱卸於劏猪坑,三台旋顿。剥换於私盐凹。一峯独停。转層峦於木格背。夫開巨浪之势。佈帳幕於牛車路。长舒馬跡之形。直视则千骑萬马。横观则层幟叠星。降峡白石。萬辞楼而下殿。两傍拥护。万演武而標兵。赤印珠池。排於左右。文臣武职列於中庭。美女深闺。如冬日之可爱。宝镜当面。似秋月之光明。委委蛇蛇。绕还缠腹之罗带。突突兀兀。忽起横天之宝屏。至万山石桥头。顶上洼池。行工字形。过走马之三台兮。顿师聚宿。起伏釜之壹金兮。竖旗割营。直进横山岭。投东投西。分阴阳之二气。渡峡灰霸。左立右立合聚讲之五星。忽然落正干于河之上。起少祖于钟鼓之峯。阴阳交泰兮峡悬日月。张挂长虹。四顾则仙人昂睡。正对则铜鼓金钟。毋牛回兮。将军射箭城头插,天犬吠兮。儿童顶笠髪冠冲。蜂蟹观音现於沧浪兮。猿猴叫乎青松。施神功於此际。显造化於其中。於是左监旗兮。旗尾悠悠。右屯鼓兮。其声蓬蓬。血脉千里兮。其来葱葱。百川旋团兮。其水荡荡。双山朝拱兮。其案重重。山川钟灵兮。三元后杰。世间罕有兮。千里难逢。实鬼神之所秘。非庸术之所通。此宇宙示泄之地。乃瀧喉第一之山也。嗟嗟,今予之三月兮。辗转作梦。聊泄俚句,留后福东。

  还有明师江纪湖作的留题“仰面金星穴”中透露广西桂平金田镇罗蛟有佳穴,也是指出,如果有幸获得就有福报。

  从风水师徐东风题金竹山名地中我们也可清楚走看到,留题诗有迎合众生企求通过风水改运,希望得到一个好风水,带来丁财贵的效应。:

  不少风水留题其内容,分述了所在地的风水资料,有详有略,包括地理位置、来龙去脉、坐穴、前后左右峦头、明堂坐向、水的来去以及水口、断发福文武或富贵程度、年限时间、什么人家适用等等。当然,一般写得很巧妙,外行人看不懂,行内人领悟了,若非有福相受之人也不能随便启用(尤其是大地),或想用也不一定灵效。题记中特别反复强调“福地还须福人来,方可得见也”,或“有福(积善)之家方可下,为恶的人难说话”;中小之地则罢了,对于大地,则有的一再声言:此地有鬼神镇守,甚至“天神常拥护,须应天常数”,五码精准显得无比神秘。

  赖布衣数十年在广东、广西等地“寻龙探穴”时,喜欢赋诗留题,给后人留下不少风水玄机。赖布衣曾在广西题留大明山:

  山中年年结雾烟,阵势巍峨插碧天;山高日夜生明远,大平南宁降横州;金云生定半天吹,归结祖宗万笔荣;五山无极山,鼓响胜天边;乾山乾向水流乾,合山合水胸中立;三百六十龙神足,三十六公朝天子;千水万水归一水,水曲迢迢又湾湾.......

  赖公并点评曰:此地结三穴,上穴出神仙,中穴出帝君,下穴出臣相只有九代阴功大福之人方葬得着,无福之人勿需强求,谨记。

  时下不少民间风水师手头上总有不少的留题,我在福建、广东看过不少所谓的风水留题,从语言来看既不典雅,内容也空乏,不排除有的地师投人之所好,胡乱编个顺口溜,托是某朝某国师所留,带着东家到其千辛万苦找到的所谓“风水宝地”上,胡编一通,说其地早被风水大师点中,留给有福之人用。我在三明看了一个所谓的留题佳地,一看其龙之行度、走向,主脉支脉之山水形势,再看墓碑色泽,就对东家说其地后龙支离破碎,明堂狭窄,葬下不久坟地进了水。东家请我看如何处理我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认为,主要是现代人急功近利之心太切,图名图利,希望通过快车道走上小康大道;二是所谓的“风水师”学识不足,点穴功夫不到位,做功不行就专攻唱功,制造风水留题的神话故事,迷惑东家,从中渔利诚如一位易学界的朋友所说一样:“ 农村留题多如牛毛,有些留题更离谱,说什么本村人或某某姓不能葬,葬的话全村人生麻风或败绝,连地也会挑人,更有一些象连环留题一般,要先葬中某某穴地然后某某山的穴才能找得见,真是荒谬至极。在农村这样的传说太多了,其实很多留题都是些土风水地师自编自演的杰作,哪是什么国师所留?一些心怀鬼胎的地师,一帮主家找到了地,就对主家说这是某朝某国师的留题地然后把自己编好的留题诗对主家胡乱吟一篇,如果主家中有较清醒的人问他们为什么当时的国师找见这地穴,为什么不帮当时的人作风水?他们大多会说,那时候,这个向不合元运,或说此地对主家不利,或说主家受不了这么大的地局等等,总之嘴在他身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主家也不怎么懂风水。”

  在此建议:东家不可太迷信所谓风水留题,更不要轻易相信所谓大师几百年前勘察所定的风水佳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