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警方披露农村赌博案件新特点

2019-04-03 21:11

  近年来,随着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新农村建设步伐不断加快,农民生活水平不断得到提高,但是,赌博等社会丑恶现象也随之抬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地区,麻将、扑克牌“三公”、推牌九、赌“筒子”、赌大小、外围“六合彩”、电子游戏机等赌博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打击农村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净化社会风气是当前公安机关面临的一场硬仗。

  在刚刚结束的春节长假里,许多回家过年的村民都趁机赌了一把。2月11日,广西柳州市公安局雒容派出所在前期缜密侦查、取证的基础上捣毁一个赌博窝点,当场抓获涉赌人员13人。

  据调査,这些赌博人员大多数是雒容镇秀水村、连丰村、高岩村的村民,这些村民平时外出务工,春节期间回家过年。参赌人员在秀水村一屯商店内用扑克牌以“三公”大吃小的方式聚众赌博。原本是为了回家过年,结果还没有过元宵节就进了拘留所。

  农村地区是赌博现象的重灾区。最近,广西梧州市藤县公安局对2013年查处的赌博案件分析发现,赌博案件发生地在城区的约占20.6%,在城郊接合部的约占35.9%,发生在农村地区的案件约占43.5%。这些案件的设赌地点一般在民宅、田间地头、山岭、圩市街边、露天工棚、游戏机室以及宾馆、棋牌室、活动中心、酒水吧等场所。

  根据藤县警方的分析,近年来赌博案件有两个新趋势:一是涉赌人员使用一些有科技含量的工具逃避打击,如放哨用的望远镜、对讲机、视频监控等,投注时通过电话、传真、网络等,具有一定反侦查能力;二是参赌人员由以往的以无业人员为主转变成现在的多元化,涉及无业闲散人员、农民、学生、民工、个体户、企业管理人员、机关干部等各个层面,给公安机关打击、取证和审讯侦破工作造成极大困难。

  在广西崇左市宁明县,宁明公安局在2013年8月到9月中旬的一个半月里,捣毁和取缔25个赌博窝点、5家赌博游戏机室,查获涉嫌赌博人员168人。据宁明警方介绍,农村里从老人到少年都或多或少参与到赌博中。因为这些小赌博的不断滋生,逐渐衍生出了好赌之徒,因赌而产生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影响了社会治安稳定。

  公然聚集赌博的现象影响十分恶劣,而在崇左市天等县,赌博人员的赌博手段更“变本加厉”,出现逢“白事”必赌的怪象。

  2013年11月13日,在天等镇胜利街有“白事”,天等县城关派出所民警得知后立即向“白事”家属发放禁赌宣传资料,呼吁家属自觉拒绝外来人员在办丧期间聚众赌博。然而,次日凌晨,“白事”露天的街道旁仍然有人聚众赌博。民警迅速出击,当场将围坐在赌桌旁聚精会神赌“三公”的24名涉赌人员抓获,查获赌资5000余元和赌具一批。

  根据警方调查,涉赌人员与办丧主人并无亲属关系,赌博组织者在办丧主人家门前聚众赌博,目的是用“白事”做盾牌,利用警方查赌时担心破坏办丧氛围的心理,给公安机关打击处理增加难度。

  而在广西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2013年4月16日发生的一起妨害公务案更让人触目惊心。

  当天23时许,贺州市公安局城区警务支队20多名民警依法到富川瑶族自治县古城镇水寨村某民房查处赌博活动,当场抓获一批参与赌博人员,查获赌资若干,随后民警将参赌人员带上执法车辆。

  当警方准备离开时,一些参赌人员及村民约100多人对民警进行围攻,威胁、恐吓、推打民警,阻拦执法车辆驶离现场,妨害民警执行公务长达半小时,致使被押上执法车辆的参赌人员全部逃跑,收缴的赌资被参赌人员抢回,记录执法过程的内存卡被迫丢弃,在富川瑶族自治县古城派出所民警到达后,执法民警才得以离开现场。

  目前,这起案件已由广西富川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审结,3名被告人因妨害公务罪获刑。

  赌博恶习害人不浅,提供赌博场所的行径更是法律明文禁止的,但受利益驱使,农村开设赌场犯罪案件逐年上升。

  根据统计,2010年至2013年10月,崇左市扶绥县人民法院共受理农村开设赌场犯罪案件106件200人。目前,在该院受理的各类刑事案件中排名第4。

  在扶绥县人民法院审理的这些案件中,被告人多为本村村民,熟悉当地地形、村民村风等,易于进行开设赌场的犯罪活动,其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村民占68%,年龄在30岁至50岁的村民占72%。这些犯罪往往披着“合法外衣”,乡镇一些茶室、棋牌室,农村的小卖部、代销店都变相成为涉赌人员的俱乐部。

  据扶绥县人民法院的调查分析,参赌方式基本为“大小”“六合彩”“大众三公”等,简单快捷,众人参与性强,同时还伴有出借赌资,发放高利贷行为。在这些案件中,85%的案件为共同犯罪,赌场抽头获利往往只需很短的时间,而且只赚不亏。

  在“六合彩”赌博案件中,记者了解到,不法分子通过接收参与香港“六合彩”赌博人员报来的码单,再将所接收的码单报给庄家的方式,一般从中获取10%(赌)或3%(赌波色、单双等)的“水费”。

  今年2月12日,南宁市上林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李某等4人开设赌场案。此案在当地影响较大,其中两名被告人分别是上林县计生局、上林县农业局的职工。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2013年10月中旬至11月,其中3名被告人在上林县大丰镇某麻将馆合伙开设赌场,组织参赌人员利用扑克“斗牛”的赌博形式从中“抽水”,收入人民币11万余元。同年11月9日,3人把赌场搬到被告人石某家,每天支付其300元至500元不等的场地租用费。

  2013年8月8日至8月27日,河池都安瑶族自治县九渡乡韦某全、李某新等15名村民,在两个村子里开设赌场抽头渔利,供周边群众用扑克牌以“三公”的方式进行赌博,赌场每天有10至30人参赌,赌场自开设至案发的19天时间,韦某全等人在赌场内抽头渔利2.88万元。

  今年以来,广西壮族自治区各地警方陆续掀起“禁赌风暴”,其中的一些经验值得借鉴:东兰警方将工作触角延伸至乡镇村屯,采取地毯式排查和“一刀切”打击方式,全面铲除赌博毒瘤,净化农村社会治安环境;河池大化瑶族自治县统筹全县开展禁赌工作。在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下,成立全县禁赌工作领导小组,在各乡镇组织成立查赌专业队伍,联合公安民警、乡镇干部、村干部和治安积极分子,形成查赌合力;大化警方专门出台刚性问责规定,对辖区内赌博活动查禁不力的主要领导追究其领导责任。比如为赌博违法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或充当“保护伞”的,聚众赌博在辖区存在3天以上不能及时发现的,当地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就地引咎辞职,治安大队长、分管副局长接受处分;对执法不严、放纵犯罪的,严肃追究办案民警和主管领导的责任,构成犯罪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农村赌博是一个社会问题,仅靠公安机关的严厉打击难以根治。崇左市扶绥县人民法院在调查报告中对此提出了建议:司法机关要密切配合,互相支持,形成强大的打击合力。此外,加强禁赌法制宣传,提高群众对赌博危害性的认识;加大文化事业建设的投入,丰富群众业余文化生活;拓宽就业渠道,积极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地转移和城镇失业人员再就业问题。马艳 制图/高岳

  1月上旬,博野警方接群众举报,称有人在农村地里利用赛狗的形式进行赌博。该局迅速出动,当场抓获嫌疑人刘某、李某、吴某、张某4人。火爆4肖主4码。经查,刘某等4人于2013年年底至2014年1月上旬,利用赛狗的形式召集大量人员进行赌博,每一局均由两只狗来捉一只兔子,先抓住兔子的押注方获胜。由于此种方式新颖刺激,几天时间就吸引了大量群众,每次赌博人数多达三四十人,影响极其恶劣。据4人交代,其从中抽取利益近四五万元。目前,刘某等4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中国科协书记被查兰州书记谈水污染中国推迟租借大熊猫MH370搜寻区缩小民工斗殴险遭活埋中石油高管被查云南被困矿工无音讯董卿离开央视谷俊山二弟井冈山索道百人滞留神木楼市崩盘李嘉诚父子抛售资产军队悬挂领袖题词哈尔滨居民楼爆炸MH370黑匣子确认